企业家的EMBA:一个功利的镀金圈子

  近日,长江商学院因其学员陷入桃色传闻而迅速走红。而关于国内EMBA课程的学费、培养机制等话题也随之引起广泛关注。

  事实上,EMBA学位教育进入中国不过17年,因其带领国内企业管理者的培训步入职业化,并引入大量的世界先进经营管理理念,从而广受企业家青睐。也因此,从国内一流的学府到普通大学、甚至各种管理咨询公司都争相竞逐EMBA市场。

  然而,在EMBA这样一种高级学位教育大火于市的背后,贴着“高学费”、“总裁班”等标签的EMBA学位,对企业家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呢?

  本期老板下午茶,重庆商报邀请到四位知名企业家和相关专家,一起讨论EMBA如何真正提升企业运营水准,国内EMBA教育又应当如何重塑高端教育的形象?

  现状:声名受累但企业家仍看好

  重庆商报:各位是否有过从事EMBA教育的经历?您如何看待?

  王晓辉:2005年,我正式进入清华大学EMBA总裁班学习,毕业半年后又进入美国北弗吉尼亚大学的MBA培训班学习。有过两次MBA的教育经历,我认为,对于企业家而言,EMBA这一类的培训确实是值得提倡的,一些在业界深有造诣的教授的观点,并不是空谈,确实具有一定的实际作用。

  刘英:我是2009年6月报名参加的清华大学EMBA高级总裁班。而实际上,除了这次一年之久的EMBA培训班之旅,我大概从2005年开始,几乎每年都会花一周以上的时间,选择到大学参加短期专修班学习。

  樊怀琮:我目前已联系好重庆大学的EMBA培训班,明年就入学,身边也已有一些朋友进入学习。我认为,对于企业家而言,进入一个学习环境,了解一些知名教授所推崇的现代商业模式、方法以及理念很有必要,而EMBA则提供了这样一个环境。

  陈力军:我目前暂时没有参加EMBA培训班的打算。我自己之前有考察过,在我看来,目前国内一些EMBA培训其实已经大大变味了,要么是富人消遣俱乐部,要么是企业家们社交俱乐部,真正想进去学东西的企业家其实不多。

  探因:课程和同学都有高价值

  重庆商报:您选择参加EMBA学习的主要目的是什么?

  王晓辉:就我个人而言,在EMBA培训班学到的知识,比之前在大学时期学到的更有实战性,通过学习一些案例的分析和新理念的学习,获得了系统性的提升。因此,我选择参加EMBA或类似的培训班,带着我这些年在企业经营管理中出现的问题去寻求解决办法。尽管现在很多EMBA课程会刻意强调“总裁班”、“高端社交圈”等概念,但对我来说,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。

  刘英:我之所以会选择去进修EMBA,首先是帮助我集中学习,提高学习新知识的效率,通过EMBA老师的生动讲解分析,会更易接受一些新理念新方法;其次,EMBA培训班确实是不同行业的企业家们互相认识、交流、学习的平台。当然,也有一些企业家把EMBA培训班当作融资平台。我就遇到过一位餐饮企业老板,他拥有优质品牌,但扩张缺乏资金,在EMBA班找同学的寻求投资,后来也成功了,得助于EMBA班上的同学的支持,他的新餐厅顺利开业。

  樊怀琮:我相信其实对于真正的企业家而言,文凭都不会是重点。而之所以考虑进EMBA培训班学习,主要的目的是通过这个平台交朋际友,与同一层次的企业家们交流。就算是不会产生生意上的合作,这样交流也远胜过书本上的知识。

  陈力军:现在确实有很多小企业家或者职业经理人追求EMBA背后的“总裁班”、“明星同学”等附加值,多过追求课程本身,昂贵的培训班,成了富人的俱乐部,中端的EMBA成为企业家们相互壮胆的俱乐部。而反观少数EMBA主办方,也正是利用这些人的心理诉求,把这些附加值打造成为课程的核心卖点,这些其实都脱离了EMBA教育的本质。

  支招:就读之前看教师著作

  重庆商报:您选择EMBA培训班的标准是什么,如何看待种种乱象?

  王晓辉:私底下,我和朋友之间经常调侃,说“北京的电话不能接,一接就可能是清华北大EMBA总裁班打来的”,事实上,他们并不是真的清华北大。

  谈到选择EMBA的标准,我个人首先看重的是开设的课程是否是自己所需求的,我认为,EMBA培训的课程应该是精专的,针对企业家在一些领域出现的难解问题对症下药;其次是授课老师的造诣水平,通过阅读著作或试听先了解,我入读清华大学EMBA之前,就实地试听、考察过老师的水准;第三是要考虑学校在专业领域是否有足够的底蕴和地位。

  刘英:我经常接到一些陌生电话,以某些噱头邀请我入读他们的EMBA培训班,最多的时候我一天接到超过十个这种电话,不胜其烦。但是,长远来看,选择一些优质的EMBA培训班,确确实实能带给企业家提升的机会。我选择读EMBA培训班的时候,最看重的是学校的高度和历史感,我一般只会选择去知名学府。

  樊怀琮:我认为EMBA培训班的学员,几乎都有相当资历的,但是,也不排除有少数人读EMBA是为了镀金、制造话题或是炒作。这中间其实也不乏一些EMBA的教授讲课观点偏狭隘,自我水平不足。我更看重的是学员群体是否适合自己,如果看到这个班的其他学员素质都不错,那应该能证明这个班的课程含金量。

  陈力军:我有一些亲朋好友参加过EMBA培训,发现有一些教授将不成熟的理论灌输给学员,并大肆吹嘘,这是不好的现象。所以我对于EMBA教育尚处于考察阶段,如果真的有好的课程我会考虑。

  场外观点

  EMBA教育应提升课程附加值

  “EMAB培训是以学文本的高端教育,但同时,培训班在开班的同时,也建立起一个个小圈子,所以出现一些不良的现象也可以理解。”西南财经大学校长张宗益昨日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之所以备受关注,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EMBA培训班学员一般比较富有,也是社会精英,一举一动都可能会给社会经济的发展造成影响。”

  “正规化的EMBA培训,首先是入门难,学校必须根据教育部相关规定选择,学员须有相当的中层管理经验,以及一定的学历基础;其次是出门难,平常考核严格,如果一门课程缺席3次,就会被取消考试资格;而最终的论文考核一样很难。”张宗益坦言。

  在张宗益看来,随着国内EMBA培训声名鹊起,赢得企业家们的青睐和尊重之后,一些没有资质的培训机构,也打起名校的幌子,以挣钱为主招揽学员,让一些真正有资质的优良的EMBA培训声誉受损,同时也欺骗了企业家,引起企业家对EMBA培训的误解。要阻止这种现象泛滥,相关的强制性法规有待完善,执法力度也应加强。而大学里正规的EMBA培训,也应坚持以教授知识为重,弱化“总裁班”、“富豪班”等提升课程附加值的概念。